奇書小說網 > 陸少,你的仙妻下凡啦 > 第1520章 無端禍事
  卷十一適逢亂世

  第1520章無端禍事

  道道險峰在身下急速后退著,虎影天鷹雙翅一振,數十里瞬間即過,在那些山中歷練的修士眼中,天空中一團黑光只是一閃,就消失在茫茫群山中。

  “姚道友,還要多謝你,由這巨鷹代步,我們要節省許多力氣。”

  寬大的鷹背之上,盤膝端坐著三道身影,其中一位身著紅裙的嬌小女子笑盈盈地道,瓊鼻微翹,粉面紅唇,竟是位俏麗女子。

  “能夠為曲圣女效力,是此妖的榮幸才對。”姚澤還沒開口說什么,一旁的馬敦武搶先笑著道。

  曲蓮輕輕一笑,卻不再說什么,坐在兩人中間的姚澤忍不住摸了摸鼻子,心中暗笑。

  經過幾個月的相處,三人算較熟悉了,他也看出些門道,這位馬敦武對此女很有好感的模樣,經常獻些殷勤,可落花有意,流水卻無情,曲蓮似乎對其并不感冒,大多數情形都不予回應,連姚澤都替他感到喪氣,可這貨一點也不死心,依舊笑嘻嘻的模樣。

  “咦,前方有情況!”馬敦武“騰”的站直身形,臉上露出凝重,一路上他時常放出神識,希望可以找到些話題,沒想到這次竟真的有所發現。

  兩人忙跟著望過去,果然在左側數百里左右,數道遁光在疾駛著,偶爾還有耀目光華閃過,顯然有人在祭出寶物。

  很**人就看清了狀況,竟是三人追殺一人的局面,而四人的修為竟都是在大魔將后期。

  姚澤沒有遲疑,心中微動,巨鷹方向一轉,就朝右側偏了過去,無論前方何事,多一事總不比少一事。

  馬敦武他們自然不會反對,可下一刻,他的臉色一變,低呼一聲,“該死!”

  前方逃跑的修士竟也跟著方向一轉,朝著眾人迎了上來,顯然沒有安什么好心思。虎影天鷹速度雖然快捷,可對方全力逃命之下,竟也疾如閃電。

  一躲一追,數百里距離轉眼即到,眼見對方成心拉自己下水,姚澤暗中冷哼,干脆腳下微動,巨鷹就停在了半空,竟這么等待起來。

  “姚道友,如果不躲開,肯定有**煩!”馬敦武的臉色難看之極。

  對方有三位大魔將修士,即便把自己三人算進去,也只能勉強勢均力敵,這還需要自己和曲蓮兩人聯手能夠抵御一位大魔將修士才行。

  曲蓮的俏臉也有些蒼白,依著她的心思,自然是有多遠就躲多遠……

  可姚澤似乎沒有想這么多,雙手抱臂,冷冷地看著四道遁光由遠及近,數個呼吸,逃命的那位就站在了眾人面前,而追趕的修士也停了下來,望著眾人的目光明顯有些不善。

  “各位,這是龍虎教在辦事,不想召來橫禍,盡早離開!”一位面色棗紅的中年男子冷笑著道,語氣中毫不掩飾威脅之意。

  龍虎教!暗月境八大宗門之一!姚澤心中一緊,傳聞其中有圣祖坐鎮,這樣的存在根本只在傳說中!

  “本來這事和我們無關,諸位道友自便好了。”馬敦武忙陪著笑道,同時身形朝后退去。

  曲蓮也沒有遲疑,這樣的宗門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,連忙跟著閃到一旁。

  “三位,這龍虎教居心叵測,暗中和異族人勾結,被在下無意中撞見,他們這是要殺人滅口!”逃跑的是位年青修士,臉上毫無血色,顯然為了逃命,已經全力施為,可其口中所言還是讓眾人嚇了一跳。

  “胡言亂語!你偷走了本教的重寶,還亂扯什么異族人……去死!”

  對面一位白胖男子臉色大變,厲喝一聲,左手跟著一揚,一塊巴掌大小的黃色符咒就從脫手而出,同時右手掐訣,一道法訣就打在了符咒之上。

  下一刻,金芒突兀地一閃,一把丈許長的金色巨戈憑空顯現,空間跟著微微一顫,“嗡嗡”的低鳴聲隨之響起,耀目的光華大放起來。

  “圣符!不……”

  年青男子似見了鬼一般,忍不住尖叫起來,同時一道黝黑盾牌就出現在面前,而右手又連連扔出兩個符咒,“嗤嗤”的輕響中,青白兩色光幕就把自己緊緊包裹。

  而白胖男子獰笑一聲,右手朝前一點,“去!”

  頓時,一道金芒沖天而起,整個空間都響起刺耳的破空聲,而空中一道慘呼聲剛尖叫出聲,就戛然而止,漫天血雨灑落,那年前男子竟不見了蹤跡!

  姚澤看的也是瞳孔一縮,一位后期大魔將竟沒有絲毫反抗之力,所做的防御竟似布帛一般,連圣嬰都沒有逃出,直接化為一片血沫!

  那塊黃色符咒也碎裂開來,顯然這圣符也是一次性的消耗品,和自己的圣矛符還有些不同,不過其威力不低于后期魔王修士全力一擊……

  馬敦武的臉上露出惶恐,連連后退著,似乎覺得遠離這些人,應該會安全一些,而一旁的曲蓮也俏臉無血,芳心忐忑,只能寄希望對方可以放過自己。

  可事與愿違,白胖男子有些肉疼望著符咒飄散開來,雙目中露出兇光,而其余二人也毫不遲疑地分散兩旁,堵住了三人去路。

  “三位道友,此事和我們無關,那人既然偷了貴教寶物,那是死有余辜!我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馬敦武有些語無倫次了,雙手連擺,一時間有些后悔,自己在連云城待的好好的,跑出來做什么?

  曲蓮雖然害怕之極,可看到姚道友面無表情地站在那里,心中一動,連忙站在了對方身后,芳心稍安。

  “諸位,我們無冤無仇的,只是路過,還請高抬貴手,結個善緣吧。”姚澤微微一笑,語氣平和,似乎遇到了至交好友般。

  “結個善緣?沒問題,把儲物戒指都留下吧,剛才我無端損失了一件圣符,你們應該給我些補償。”白胖男子笑嘻嘻地說著,臉上的神情也緩和下來。

  姚澤聞言,卻雙目一瞇,交出儲物戒指,沒了寶物,修士的威力就少了大半,還不是任其揉捏?馬敦武二人更是驚慌失措,相互對視了一眼,嘴皮微動,似乎在交流著什么。

  “看來你們是負隅頑抗了,那就盡早的輪回!”面色棗紅的中年男子見狀,冷笑一聲,雙手微合,再驀地一分,手掌間一道青色的月牙光芒閃爍而出,轉眼就出現在馬敦武的頭頂,狠狠地斬落。

  而另外一位黑臉大漢卻默不作聲地探出右手,數道赤芒從指尖飛出,在空中交織之下,就憑空幻化成一個血色大網,朝著曲蓮當頭罩下。

  兩人竟十分默契地各自對付一位中期修士,而把同為后期大魔將的姚澤留給了白胖男子,顯然是準備先把礙事的解決掉,再三人聯手對付那人。

  在他們心中,即便這黑袍修士有些手段,也只能束手就擒。

  白胖男子顯然明白兩位同伙的心思,倒沒有立刻出手,只要拖住對方就行,口中冷笑起來,“這位道友,不知道你來自哪里?說出來,還有可能是我們龍虎教無法招惹的存在,那樣我們只好罷手離開……”

  此時馬敦武二人同時驚呼起來,各自祭出寶物,護住身形,可在兩位后期大魔將面前,也不過支撐數個呼吸罷了。

  姚澤暗嘆一聲,這場禍事真的讓他無語,也懶得再廢話,身形一晃,就朝前踏出一步。

  白胖男子也不以為意,“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死心啊……渾兄,小心!”

  他右手一翻,就抓住一把數尺長的短刺,臉色卻勃然大變,口中忍不住驚呼起來。

  隨著話音未落,面色棗紅的中年男子眉頭一皺,不過沒有絲毫遲疑,反手朝著身后抓落,一道刺目的白芒在指間閃爍。

  “嗤!”

  一聲輕響,身后竟空無一物,中年男子臉色一變,心知道不妙,身形朝著左側竭力一扭,一只拳頭卻在眼前不住地放大。

  “啊……”慘叫聲短促即止,直接被一道爆炸聲掩蓋起來。

 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,連馬敦武也驚駭地站在原地,看著漫天的血雨濺落在自己身上,根本忘記了躲閃。

  只一拳,就砸爆了一位同階對手!

  原本想抓住曲蓮的那位黑臉大漢也嚇了一跳,身形暴閃而退,同時左手在身前一揮,一個巨大的血色圓盤就出現在前方,“咻咻”聲中,圓盤急速旋轉,道道光幕把自己籠罩住,此人才稍微安心,驚疑不定地朝前望去。

  而白胖男子一直目睹著這一切,臉上已經毫無一點血色,忍不住后退幾步,“你……你究竟是誰?”

  姚澤根本沒有理會,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左手,滿意地點點頭,這次淬煉之后,雙拳的威力又大了一些。

  到現在曲蓮都不明白發生了什么情況,眼前的強敵自己退開,心中也松了口氣,可一看到馬敦武竟滿臉的血水,還以為他遭了毒手,驚呼一聲,“馬道友,你……沒事吧?”

  馬敦武茫然地摸了摸臉,眼中的驚駭依舊無法退去。

  對面兩人對望了一眼,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畏懼,此人肯定是位扮豬吃虎的魔王大人!竟沒有任何廢話,一黑一白,兩道遁光同時亮起,竟各自朝不同方向激射而去。

  他們竟逃了!

  馬敦武終于清醒過來,大吼一聲,“姚道友,不可放他們離開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