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小說網 > 裂天空騎 > 第四百七十六章 希爾的威懾力
  希爾將他和泰利中間的大廳布置成了三面都是書架的大書房。

  然后開始一排排的擺出了費倫這邊的書籍。

  他看過的放在最上面,新買的放在了下方。

  最后又找出了幾個浮空碟,設置了不能離開主屋的范圍以后,就隨手丟在了空地上,隨它們自己飛到哪里。

  需要的時候,一個法師之手就能把它們叫過來。

  他想了一會兒,又在自己那一側的一樓布置出了個大廚房和飯廳,在這個房子,他不會做威力比較大的法術試驗,頂多把魔法書的第四章完成。

  他有一種預感,第四章是最后的一次,在魔法書連通世界本源的時候,反應比較微小。

  第五章開始,世界的反饋就要明顯變大了,希爾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。

  所以第二層就簡單的分成法術實驗室和煉金實驗室,希爾也只用了一些高階法陣來進行防護。

  只要可以抗住傳奇階的攻擊力就可以了,不需要弄得多么完善,畢竟是臨時住幾年的地方。

  等到希爾這邊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,瑪莎也帶著傀儡將幾套房子都裝潢好了。

  他走進了自己那一側,招來了個浮空碟直接飛上了三樓,他在自己的住處和大廳之間放了個樓梯層,然后在角落里開了個可以讓浮空碟自由上下的電梯間。

  不打算在自己的房間迎接外客,這一層除了個大盥洗室全都是打通的。

  所有的墻面都被轉換成了藍色的海洋水晶,可以讓希爾輕松看到外面的風景。

  這種水晶,看起來密不透風,但實際上和透氣玻璃差不多,每個氣孔都能自由轉換空氣。

  所以即使沒有窗戶,房間里也有輕輕地微風拂過。

  瑪莎在這些玻璃窗上都放上了白色透明的輕紗,此刻正緩緩地飄動,讓希爾的心情變得非常舒適。

  尤其是感受到北岸傳來的劇烈神力波動,他就更加愉快了。

  看到天邊露出了一絲微白,他決定泡個澡來迎接黎明。

  然后希爾就換了件深藍鑲銀邊的法袍,精神抖擻地準備出門。

  他打算去買點報紙,再聽聽有沒有什么讓人心花怒放的消息。

  然后順便訂閱一下銀月城能買到的所有報紙刊物,不論是學術類的還是八卦類的。

  剛走出大門的希爾,就看到了打算來找他的林恩。

  “早安,林恩!”希爾笑呵呵地打招呼。

  “我是安不了了……”林恩語氣虛弱地說,“你知道昨天多少人來找我打探你的消息嗎?

  幸好我以前沒問過你。

  真是太煩了,我直接讓他們去找金精靈王。”

  希爾不好意思地對他笑。

  “其實也怪不得你。”林恩嘆息著說,“有錢當然就要自己開心點,有仇干嘛不報?

  精靈可從來沒有寬容大量的存在。

  他們不敢對我怎么樣的,這已經不只是我們主神在盯著的緣故了。

  除非能把你和麥瑟一起弄死,否則的話,金精靈血脈在銀月城甚至銀月聯盟都不會有誰敢隨便傷害。

  我們金精靈唯一的好處就是夠團結,費倫大陸都知道。”

  希爾默默地回想了一下特拉希爾的那位精靈神王,對林恩的話表示由衷的懷疑。

  “我昨天被煩到跑我老師家里住了,他就在瑞汶岸邊的那處大宅,和你這里的差不多。

  我今天得回去了,所以來跟你道個別。

  順便問你一件事。

  昨天晚上,我的老師克雷薩.魯瑞恩幾乎都要笑成花兒了,據說你沒給那位附魔系院長辛恩海赫留臉面?

  我來跟你說一聲,不用擔心被報復。

  她們之間關系不太好,拿著我老師請柬的人,不給那位女士留臉面可太正常了。

  她也有些過于囂張了,竟然想和女士搶材料!她那主子都不敢這么做。

  但是,你以后還想在大學圖書館看書,最好學院里的法師教授,別全都得罪了。”

  希爾回憶了一下,克雷薩.魯瑞恩應該是那個吟游詩人學院的樂器分院院長,雖然也有精靈血脈,但似乎不是金精靈。

  他在這個學院的時間,幾乎是和艾斯拉卓做城主的時間差不多,應該也是至高女士的追隨者。

  他對辛恩海赫這種依附現城主就敢對艾斯拉卓不敬的人,肯定滿懷惡意,但也不會主動出手,頂多搞點小動作。

  希爾看了眼林恩,笑著點了點頭:“放心,沒人招惹我的時候,我向來很安分。”

  林恩真的很夠朋友,特地給希爾報了自己老師的全名,生怕希爾卷進銀月城的權利斗爭里。

  林恩也笑了起來:“我的老師應該不會做什么,但你還是小心點。

  我們只是出來游歷的,又沒打算永遠待在銀月城。

  對了,你這一大早想去哪里?”

  “買點報紙。”希爾指了下位于主路上的一個掛著‘消息與回音’牌子的2層小樓。

  林恩跟在他身后:“沃金眷者那邊的事,沒那么快報出來。”

  “那明天也該出來啦!我可以預定一下。”希爾眉眼含笑地說,“也不僅僅是為了這個,我還要訂購那些學術刊物呢!

  尤其是大學城里面的‘女士學刊’,我看了幾本前兩年的合集,的確很有探討的價值。”

  林恩聳聳肩膀:“好吧,你真是個標準的法師,我只喜歡看樂譜。”

  希爾在心中暗暗補充了一句:還有八卦。

  “還下雪呢!你打算怎么離開?”希爾看了眼銀月城上倒扣的魔法薄膜外還在飄揚的雪花。

  “現在已經不是極寒的時間了。”林恩指了下城門外,“開始有商隊要過去奎拉爾賣貨。我跟著他們一起走就好了。”

  希爾點點頭,有林恩跟著的話,這個商隊就會安全一點,所以他們就算準備其他時間出發的話,也會改到今天。

  希爾取出幾張魔法卷軸遞給林恩:“這個你收著,都是我自己做的,不要去想這東西的價格是不是昂貴。

  對我來說,這只是隨手的事情,高階法師賺錢其實很容易,你覺得他們窮,那只是花太多超過了自己的承受極限。

  如果你出了什么事,即使我將那些傷害你的人全都挫骨揚灰,也沒什么意義,報仇安慰的永遠只是生人。”

  林恩側頭思考了幾秒鐘,就干脆地收下了,他其實也還在游歷時間,和同樣被踢出家園的倒霉鬼希爾互相幫助也是族規允許的。

  他看了幾眼法術卷軸的內容,忍不住齜了下牙,怪不得希爾沒到80歲就被趕出了家門,他需要的只是生活閱歷了。

  除了豪宅術和急速飛行術這兩個輔助類法術,剩下的都是什么暴風雪,電閃雷鳴,極度冰凍,甚至還有隕石天降!

  希爾居然是19級以上的法師啊!

  林恩側頭看了下那張年輕的臉,不敢推測他是不是已經突破了凡人的極限,到了20級。

  很多人即使到了19級,但想要打破極限突破到20級,可能都需要幾百上千年。

  他琢磨了一下,就告訴希爾:“那我就只能說聲謝謝了。這幾張夠我保命了。估計能撐好幾年。

  你放心,我不會自以為是,遇到危險會跑回來求助的。

  你自己去買報紙吧!

  我就直接出城去找那個商隊去了,他們估計早就準備好等著我呢!

  這種小商隊的車可沒你的那么快,需要早點走。

  我會寄信給你的,北地的那些女郵差很勤快,有錢賺的話,每天走一趟都沒問題。

  不過我要是真的出什么事,肯定不是因為你,而是我那個嘴巴臭的倒霉老師。

  沒人會因為我照顧同族就覺得我們有什么更密切的關系。”

  希爾忍笑送走了林恩,看來銀月城這個大學里,各個學科之間也是充滿著競爭的,大概是為了艾斯拉卓和銀月城分配下來的研究基金?

  希爾其實也明白,如果真的只是因為同族關系不錯就拿林恩對付希爾,那幾乎是得罪了整個金精靈種族,包括精靈諸神。

  別看希爾和林恩都是白皮膚的半精靈,甚至也不需要知道希爾是從哪個家族出來的,這都不影響金精靈和他們主神的護短。

  但誰知道會不會有哪個什么都不懂的蠢貨,不顧一切的就出手了呢?

  希爾怕的從來都不是那些高層,反而是這些對精靈一知半解的家伙。

  不過這種家伙,希爾給林恩的這些法術卷軸絕對可以應付了。

  希爾慢慢地走進名字有點怪的報刊局。

  里面的員工,果然大部分都是2,3級的吟游詩人,現在正圍在一圈討論沃金那個信徒到底被偷了多少錢。

  沃金是不是真的要降為微弱神力了,凌晨的那場戰斗,她提供給自己眷者的力量太弱了。

  還有希瑞克的信徒也太猖狂了,竟然敢進銀月城,要不是他也出手搶了錢,都沒人發現。

  希爾非常滿意地聽到了最新的消息,輕輕敲了敲柜臺上的按鈴。

  “啊!歡迎光臨,先生有什么喜歡的報紙嗎?”一個穿著灰色襯衫,外套同色無袖馬甲的俊俏小哥馬上走到了柜臺前。

  希爾按照自己的想法下了訂單,本來一臉高興的小詩人,看到他寫在收據上的地址以后,臉色瞬間一變。

  希爾安撫的對這位受驚的小哥笑了笑,轉身出門去旁邊的書店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