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小說網 > 裂天空騎 > 第三百九十三章 突如其來的不死族消息
  希爾很幸運的擁有了三個月的適應時間。

  這個世界的文字,居然是精靈交給人類的通用文,希爾閱讀起來完全沒有什么障礙。

  反而是特拉希爾的通用文有點麻煩,畢竟是精靈傳出來的,過于文雅了點,喜歡用很多修飾詞。

  希爾在學習法術之余,就是努力抄寫一些歷史書,雖然這種也是貴族文字,但比特拉希爾的還是簡潔了很多,最起碼不追求什么韻律。

  撒拉爾其實已經在這方面好很多了,畢竟建國的那位國王,就是出了名的粗暴,讓他走那些文藝范兒的人,大概都被揍跑了。

  但即使是這樣,希爾習慣的官方書面語,其實也很復雜。

  威廉雖然一直想要簡化這種官文,但別的國家都堅決拒絕了。撒拉爾的貴族的反應也很激烈,他們已經被別的國家罵粗俗上千年了,本來就已經開始追求藝術之類的東西。

  貴族們的堅決反對讓威廉最后選擇了只讓平民學習簡潔的公文,讓貴族繼續堅持他們的傳統。

  王令頒布的時候,法蘭就告訴希爾,不用50年,貴族們除非只和自己人打交道,否則早晚也得學著改變。

  所以希爾其實已經學習了一段時間,但他平時會有文字交流的人,畢竟還是貴族或者法師,所以行文還是習慣性的華麗。

  到了這個世界,希爾就得更注意一點了。

  但他倒是覺得,這才是真正的通用文,除了精靈以外,哪個種族會沒事閑的用那么多豐富的形容詞,最后還要押韻!

  這個世界的歷史,希爾覺得就是個笑話。

  不死族大概會以為自己在游戲中玩游戲了,一個名叫‘費倫瑞爾大陸’的游戲。

  這不走心的名字,真的讓希爾連吐槽的欲望都沒有。

  這個世界的神明,大概都已經變成法則的傀儡了。

  只要有一個清醒過來,墜入邪惡都不能算什么,帶著整個大陸一起投奔深淵才是最可能發生的事。

  這個大陸的法師,活的很艱難也很正常,他們就算到了20級成為所謂的傳奇,那也不可能掌控任何一個法則。

  所以也只能像特拉希爾的那種單系傳奇一樣,糊里糊涂的過日子。

  但希爾總覺得,不可能所有法師都看不到世界的真實,是被殺了嗎?

  每個國家的興起與滅絕,完全只在背后的神明變得強大還是衰敗。

  甚至某位神明會莫名其妙的陷入幾百年的沉睡,等他醒過來的時候,信仰他的國家已經變成了廢墟。

  然后他再重新找到流浪在荒野中的那些支持他的信徒,再次回到故土重建王國。

  艱辛的重建,艱辛的發展,最后繁榮昌盛。

  然后就向那個趁他沉睡無恥偷襲的國家復仇。

  兩個國家打生打死的結果,就是兩位神明最后拼死一戰。

  勝利者通殺,失敗者連神帶信徒一起變成灰燼。

  然后過個幾百上千年,可能就會有失敗者的轉生,重新走上成神之路,再次開啟戰爭。

  有些敵對程度很深的神明,彼此間可能都到人間走過幾圈了!

  最好笑的是,這個世界居然沒有任何一個神明去攻擊正在走成神之路的那位,據說是世界意志不允許。

  世界意志不允許的是登臨神座的時候被攻擊!這是任何世界都相同的!

  那是因為登臨神座的時候,就是神明和自己代表的法則正式融為一體的時候,這時候攻擊神明,實際上就是攻擊法則。

  怎么可能會被準許?

  他學會了所有的0級戲法,還有10級以下的非元素類法術,這里的元素系應該是叫塑能系。

  希爾也試著學了一些塑能類法術,但大概是因為他習慣了直接溝通法則施法,用起來總是怪怪的。

  明明一個念頭的事情,非得用法術模型來釋放,就有些怪。

  尤其是冰霜射線和光亮術這種0級戲法,希爾第一次用出來的時候,差點惹出大事。

  冰霜射線讓他用成了冰封萬里,光亮術讓魔法塔頂層變成了一個大光球。

  這和特拉希爾完全是兩種體系。

  如果不是考慮到以后可能會去對法術要求更嚴格的世界,希爾絕對不會做這種傻事。

  不過還算好,有可能是因為可以直接溝通世界的本源,希爾對這些法術模型的記憶非常快,他也就不在乎浪費的時間了。

  當然,某些種類的法術模型,他會記憶的稍微慢一點。

  希爾反而不在乎在這些法術上面花時間,畢竟他可是個連六火球法術都學的人。

  希爾更感興趣的是變化系法術,開關術和傳訊術都是特拉希爾沒有的0階法術。

  可能是因為當初的特拉希爾法則不全,所以很多法術根本用不出來。

  畢竟精靈之父對魔法很精通,大部分法術精靈應該都會使用。

  只是傳授給人類的時候,有些比較麻煩也用處不大的法術他們可能就干脆放棄了。

  希爾也看到了一些超魔專長的介紹,然后審視了一下自己的能力。

  希爾覺得如果他也有玩家模板的話,大概專長這里,幾頁紙都寫不下。

  實際上還是和法則有關系,一旦得到了法則承認,這些專長自然而然就有了。

  希爾更感興趣的是一些有趣的法術,例如豪宅術,雖然每次召喚都是一座新房子,但是對于有足夠的儲物空間的希爾來說,反而是件很有趣的事。

  希爾在高階法術里,最感興趣的就是這個了。

  特拉希爾的法術傳承里,一直沒有這個魔鄧肯豪宅召喚術和可以讓8個人躲進去的魔繩術,大概是因為世界的法則不穩定,這種次元召喚法術,根本無法使用,所以就沒有流傳下來。

  希爾看了看手邊的魔法書,他突然可以理解這位17級法師的貧窮了,收集到這么齊全的魔法書,足夠讓一個沒有副業的魔導士破產。

  而且據說還有一本更好的,被桑托斯帶著一起消失了。

  可惜的是,他想繼續研究下去的想法,被森林里一隊偷偷摸摸的家伙打斷了。

  希爾站在窗邊,看著已經建設的很傳統的魔法塔周邊建筑和打理的很興旺的小農場,露出了滿意的笑容。

  希爾糾結了一段時間,最后還是選擇了青岡巖這種材料建設了這些附屬建筑。

  這是桑托斯那個大倉庫里級別最高的大儲量材料,雖然也只能算是低階材料,但總比一根指頭就能按碎的普通石頭強。

  他看著在幻陣邊緣走來走去的小法師,在他手上拿著的魔法紙地圖上,似乎標注了這座魔法塔的大概位置。

  非常的詳細,可能并不是那些商人的后代,希爾覺得應該是官方人員。

  也是,三個月了,不死族應該打出自己的名聲了。

  稍微聰明一點的國家,大概都會警覺起來了。

  希爾沒有打算先跟這位法師打招呼,明明到了魔法塔附近,他卻表現得這么鬼鬼祟祟,而不是在法陣外大聲打招呼,或者放一個禮貌的煙花表示有客來訪。

  很可能就是知道,桑托斯當初是出了事的,現在打算撿點漏。

  畢竟他是官方人員,就算魔法塔還有主,發現他圖謀不軌以后也只能給他點教訓,而不是殺了他。

  這樣也不錯,希爾樂呵呵地想,他這個幻陣改好了以后,還沒有正式開啟過呢!平時也就是嚇嚇誤闖的小動物。

  希爾趴在窗戶上,看著那位帶著兩個騎士兩個學徒的小法師,發瘋的用光了所有的法術,慘叫著連滾帶爬的撞到了一棵大樹上。

  反而是他的四個隨從,級別不夠高,被幻陣分開以后,就動都不敢動,一直全力防守,反而還算好。

  希爾滿意地笑了起來。這些人可是事先知道,這里有幻陣的,卻還是中了招,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是自己在嚇自己。

  看來他改造的這個幻陣挺好用的,畢竟這個小法師,實際上應該也是10級以上的。

  其實也算重視桑托斯了,怎么說這位法師100多年前就是17級了,就算資質已經到了極限,怎么也能晉升個1,2級。

  說不定都到了20級,就是突破不了生命極限,那也不是誰都能惹的。

  那個心懷不軌的家伙,癱倒在大樹下半個多小時以后,終于反應過來了。

  如果這是個沒人主持的法陣,他現在應該已經沒命了。

  無論里面的那位法師是不是桑托斯,反正都不是他能得罪的。

  他顫顫巍巍地將一只手放到喉嚨處,釋放了一個擴音法術以后開口:“尊敬的桑托斯法師,我是特瓦蘭王國的12級法師米基塔·霍根,奉命請您去王都,這是國家緊急召喚,所有傳奇以下法師都必須聽從命令。”

  霍根從掛在腰間的袋子里掏出了一隔木盒:“這是命令文書。請原諒我不合時宜的好奇心。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“出了什么事?”希爾聲音縹緲地發問。

  “異域來的邪魔入侵!四面八方到處都有!”霍根一下子激動了,“非常強大,人人都有不死之身!已經攻占了幾個國家,那些國家信仰的神明都只能沉睡了!

  他們比傳說中的惡魔還可怕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