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小說網 > 裂天空騎 > 第三百四十一章 沈司正的業務
  這個年代,沒有另一個世界那么轟轟烈烈的戀愛,也沒有你愛我我愛你的表白,即便沈毅說得出口,陸師妹多半也聽不入耳。

  對于這個時代來說,兩個人確立情侶關系,一碗姜茶已經足夠了。

  沈毅因為昨晚上宿醉,再加上已經上班遲到了,便干脆沒有急著去邸報司上班,畢竟他現在已經是邸報司司正了,身為邸報司的老大,也沒有人會讓他點卯。

  在家吃空餉都沒有什么問題。

  喝了一碗姜茶之后,也不知道是心理原因,還是姜茶的確很有效果,沈毅的頭痛緩解了不少,他起床看了看,客房里并沒有筆墨紙硯,好在這是文官的家里,沈毅跟趙家的下人招呼了一聲,趙家的下人很快就把文房四寶送到了他的屋里來。

  沈毅自己磨墨,然后提筆給老家的老爹寫了封信,讓他盡快來一趟建康,以解決他的人生大事。

  按照沈毅對老爹的了解,老爹是不會拒絕這種事情的。

  但是如果大伯沈徽知道了沈毅晉了翰林之后,多半不會同意他這么急著定下婚事,說不定還會從中阻撓。

  不過沈毅并不擔心。

  他知道老爹沈章雖然對大伯沈徽很是客氣,但是碰到原則性的問題不會退縮,且不說兩個人本來就兩情相悅,也陸夫子對沈毅的教導之恩,當初沈毅身陷囹圄,被困在江都縣大牢的時候,如果不是陸夫子,沈毅可能已經死了。

  沈家書香傳世,絕不能忘恩負義。

  況且,即便沈毅現在當了翰林,陸師妹的家世配他也是綽綽有余,要知道,即便是范東成那種家世,都渴望成為陸家的女婿,以獲取陸家的政治影響力。

  給老爹寫了信之后,沈毅吹干墨跡,讓人從官驛送到江都去。

  現在沈老爺已經是官了,可以正大光明的動用官驛,也算是這個時代士大夫的福利之一了。

  在趙家待了一個上午,又在趙家吃了頓午飯,沈毅便回家換上了朝廷給他定制的官服,去邸報司上班去了。

  按照朝廷規矩,只有五品京官才需要上朝,沈毅現在只是一個八品小官,一不用上朝,二不用點卯,倒也逍遙自在。

  沈毅在邸報司待了半個下午,把邸報司前前后后的流程統統了解了一遍,然后他就再一次離開邸報司,出門去了。

  不是早退,而是出去跑業務。

  找了個茶樓雅間換下了官服之后,沈毅去了一趟秦淮河,在秦淮河畔的“許記串串香”找到了許復。

  因為這會兒還沒有到傍晚,秦淮河畔的生意一般般,這會兒許復正在算賬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這撥算盤算賬的本事是他自學的。

  見到沈毅之后,許復直接丟下賬本,連忙對著沈毅低頭道:“公子。”

  沈毅點了點頭,在這家不大不小的店鋪找了個椅子坐下,然后看向許復,笑著說道:“這段時間生意可好?”

  許復微微低頭道:“生意一直不錯,就是…”

  他搖了搖頭,開口道:“就是最近建康城里多了不少串串香,甚至直接用許記串串香,他們的掌柜也自稱姓許,沒有什么辦法,因此分去了一部分客人,不過咱們這里畢竟有不少老客,生意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。”

  這個年代連版權法都沒有,更不要說什么版權意識了,或許一些醫藥行業或者文化行業的老鋪子,可以告旁人抄襲盜用他們的招牌,但是餐飲行業…

  沈毅也不生氣,只是微笑著說道:“一門吃食的營生,賺不了許多錢,不過小許你還是要把最近一段時間的賬目統計好,過些日子可以拿出來做比對。”

  許復雖然不明白沈毅這句話的意思,但是還是點了點頭,示意自己知道了。

  “公子放心,賬目不會錯的,過些日子我把賬目送到公子府上。”

  “我不看。”

  沈毅搖頭道:“是給你自己做比對的,我用不著看。”

  “對了,今天來找你,是有件大事情跟你商量。”

  聽到沈毅說起“大事”,許復立刻嚴肅了起來,微微低頭道:“公子吩咐。”

  沈毅想了想,開口問道:“咱們現在賬上有多少錢?”

  許復低頭看了看賬目,開口道:“公子,如果是現銀的話,應該能拿出兩千七百兩左右,再多便要賣鋪子了……”

  這些年,許復等人是賺了不少錢的,但是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多,再加上隨著串串普及,利潤也被壓了下來,像這間秦淮河的鋪子,每個月除掉成本,也就能賺個一百兩左右。

  也就是說,現在賬上的錢,大部分都是最初的“暴利”階段攢下來的。

  沈毅“嗯”了一聲,然后看向許復,開口道:“小許,從前今天開始,這幾家賣吃食的鋪子,就交給丁滿他們幾個人搞,你偶爾來看一看就成,不要過問了。”

  許復雖然愕然,但是還是很快點頭。

  他很相信沈毅。

  因為到現在為止,沈毅跟他說的每一句話,基本上都實現了。

  他點頭稱是之后,然后開口道:“那公子要我去做什么?”

  “東市街有一條賣古玩以及文房四寶的街,叫做筆筒巷。”

  沈毅左右看了看,確定四下無人之后,便開口說道:“最近一段時間,你多去筆筒巷走一走,盡量去找那種幾十年上百年,卻又將要倒閉的老鋪子,然后花錢把它盤下來。”

  沈毅頓了頓,繼續說道:“記著,連招牌一起盤下來。”

  他看向許復,沉聲道:“不要怕花錢,咱們賬上的錢能用全部用進去,如果錢不夠…”

  “就從那張兌票里支取…”

  搞一家賣文房四寶連帶著賣古董的“文化鋪子”,是沈毅一直以來的執念。

  不是因為別的,是因為這行掙了他太多錢!

  不管是江都的那家墨硯齋,還是建康的筆筒巷,都從沈毅這里薅去了大量的銀錢,畢竟沈毅在文官圈子里廝混,想要送禮,最好的就是這方面的禮物。

  許復咽了口口水。

  他知道,沈毅說的兌票,是宮里給的那兩張一萬兩銀子的兌票,其中一萬兩銀子給顧橫波贖身了,另外一萬兩就放在了許復這里,平日里供顧橫波開銷。

  這份錢,許復一個銅板都沒敢用。

  他年紀雖然不大,但是卻清楚其中的厲害,深怕自己惹禍上身。

  如今聽到沈毅這么說,他深呼吸了一口氣,然后默默的看了一眼沈毅,低頭道:“公子,這行當雖然掙錢,但是如果旁人辦不好,我們對這行一竅不通,如何能辦的好?”

  “一竅不通,就請通的掌柜來,你跟著掌柜學就是。”

  “至于能不能辦的好…”

  沈毅看著許復,呵呵一笑:“你放心,咱們運道好得很,接手了之后,這家鋪子生意很快就會好起來的。”

  說完這句話,沈毅看向許復,心中暗道。

  這一次,讓你小子知道“流量”的厲害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