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小說網 > 將門姝色 > 第408章 認了
  章景繁找了個機會,給暗衛下了命令。

  暗衛去南元寺查。

  章景繁和徐西寧則直接去了正院那邊。

  他們過去的時候,正好知府也剛剛抵達。

  “兩位大人可是有收獲?”一見了人,知府忙問。

  他分給章景繁和徐西寧是什么人,自己心里有數,原本也只是客氣一下。

  但徐西寧和章景繁各自一臉沉重。

  徐西寧道:“我有一點發現,不過還需要和杜老板和他夫人核實一下。”

  章景繁一臉驚訝看著徐西寧,“巧了,我也有一點發現,也是需要核實一下。”

  說完。

  章景繁轉頭看向滿眼震驚的知府,“大人可是有發現?”

  知府人都有些愣怔。

  章景繁和徐西寧分到的人,明明都是杜家的邊角料,他們怎么可能有發現?

  自己這邊,把杜家的下人,仔仔細細篩查一遍,也沒發現什么嫌疑之人。

  壓著心頭涌上的點不安,知府搖頭,“暫無。”

  章景繁立刻嘖了一聲,“你不太行。”

  知府:……

  春喜站在旁邊,差點笑出來。

  說著話,一行人進了正院。

  杜老板和他夫人立刻迎出來。

  “怎么樣?”夫妻二人急切問道。

  徐西寧道:“我們分析出一點蛛絲馬跡,但是需要和兩位核實一下,才好進一步鎖定目標。”

  一聽竟然有突破,杜老板和他夫人登時急道:“您盡管問。”

  進了屋。

  徐西寧在主位落座。

  道:“前日,令夫人帶令嬡,前往南元寺上香。”

  這話一出,杜老板和他夫人頓時臉色一變。

  連旁邊知府的臉色都變了變,

  徐西寧不動聲色看著,道:“令嬡前日上香遇到意外,緊跟著,府上小公子被綁架,這二者之間……”

  杜老板立刻道:“絕無任何關系!”

  章景繁便道:“府上二小姐與孫家的三公子原本是要定下婚約的,但令嬡在南元寺出事……”

  “我不知道你們在胡說八道什么!”杜老板陰沉著臉,直接打斷了章景繁,“我女兒沒有出事,我說了,我兒子被綁架的事,與這些無關。”

  章景繁皺眉,“你這么激動做什么?你就能肯定,孫家三公子不會一時沖動把人綁架了?”

  杜老爺一臉驚訝,“你說孫家三公子?”

  章景繁挑眉,“不然你以為我說誰?”

  杜老爺頓時訕訕摸了摸鼻子,朝知府看了一眼。

  知府皺眉道:“章世子覺得是孫家因為婚事的事,生恨?”

  章景繁搖頭,“也可能是杜家二小姐因為自己受委屈那件事,覺得不公平,自己被犧牲了,她心里不滿,孫家三公子心疼她,所以才綁架了耀祖。”

  杜老板的夫人立刻道:“不會的,月華沒有那么小氣,而且她和弟弟感情很好的。”

  徐西寧冷笑,“是嗎?可她出了那么大的事,她妹妹照常去參加旁人的生辰宴,弟弟照常玩耍,你確定她心里不會生出恨意?

  “都是這個家的孩子,憑什么她就要遭受那些!”

  杜老板的夫人立刻道:“那是因為人家只看上……”

  咳咳。

  杜老板和知府幾乎同時咳嗽出來。

  杜老板的夫人忙打住話音。

  徐西寧道:“我們只能說,從找到的線索分析蛛絲馬跡,然后根據這個點再慢慢展開,但你們如果不配合,時間耽誤下去,受到傷害的,只能是耀祖。”

  耀祖是杜老板和他夫人的命根子。

  一提耀祖,杜老板夫人急著去看杜老板和知府。

  徐西寧趁熱打鐵,“還是把府上的二小姐叫來,問問吧,不說她有嫌疑,也好排除掉她和孫家不是?不然真就大海撈針,畢竟現在除了我和章世子這邊,并無其他線索。

  “知府大人也沒有別的發現。”

  這是事實。

  知府沒發現誰家欠了賭債,誰家有可能為了錢鋌而走險。

  可以說,毫無頭緒。

  沒辦法。

  就算是再不愿意,為了救孩子,也只得將杜家的二小姐,杜月華叫來。

  一刻鐘后。

  杜月華被丫鬟扶著過來。

  蒼白的臉上帶著焦灼的急切,一進門,便是問:“爹爹,娘,弟弟可是找到了?”

  杜老板的夫人抹著淚起身,拉著她,“還沒有,是章世子和鎮寧侯夫人有些話要問你。”

  杜月華一愣,有些錯愕的看向坐在正位的人。

  屈膝行了個禮。

  徐西寧笑著,“別拘束,上前來說話,你長得有點像我一個妹妹,倒是頗有幾分眼緣。”

  說著。

  徐西寧將手腕戴著的一個手鐲褪了下來。

  招呼杜月華上前。

  等她上前了,拉了杜月華的手腕,“這鐲子算是一個見面禮,送你,我看你很是合眼緣,不如給我做個妹妹?”

  杜家人哪想到徐西寧會如此。

  若是杜月華真的成了鎮寧侯夫人的妹妹。

  就算是他們和琉倭人的合作失敗了,將來他們也有旁的退路的。、

  只可惜,現在耀祖被綁架。

  不然杜老板的夫人真的要笑出來的。

  杜月華有些無措的看著徐西寧,“我,我……”

  徐西寧拉著她纖細的手腕,“你和孫家公子的婚事……”

  徐西寧一提孫家公子。

  杜月華立刻身子很輕的抖了抖,“我,我已經不喜歡他了,所以退婚了。”

  這是家里教好的回答。

  徐西寧沒反駁,只是笑著點頭,“對的,我們女孩子成親,就是要好好挑選,尤其你條件好,要選一個可心可意的郎君,過一輩子方才會美滿的。”

  杜月華咬著嘴唇,眼底一下涌上淚。

  徐西寧手指搭著她的手腕。

  “但是現在,我們有些懷疑,是孫公子心中生出不滿,所以綁架了你弟弟,想要報復你家。”

  杜月華整個人一愣,繼而激烈的搖頭,“不會,不可能,啟年哥不是那種人,不會的!他不可能!”

  章景繁道:“可你爹娘也覺得他有嫌疑。”

  杜老板頓時暗罵一句章景繁放什么狗屁。

  不及他反應。

  杜月華轉頭看向他,“爹!”

  聲音凄厲中帶著怨恨,

  “啟年哥怎么會綁架耀祖!你為什么不肯放過他!我都說了,我認了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