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小說網 > 賀總夫人又來蹭氣運了 > 第842章 心服口不服
  “砰——”

  “砰——”

  兩道槍聲幾乎同時響起。

  季昶只覺一陣大力猛地把他推開,力氣之大,讓他一個踉蹌險些沒站穩。

  即便如此,他的視線也一直落在姜糖身上。

  竟然見她跟他一樣,也像是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給拉開一樣,沒有中槍,眼睛都忍不住瞪大了。

  他看得一清二楚,師兄剛才沒有出手。

  而且,就算是他出手了,這么近的距離,這么快的速度,他就算是反應再快,也不可能讓姜糖一點兒傷都不受。

  這是怎么回事?

  正想著,他忽然覺得手心一陣灼熱,低頭看去,只見姜糖剛才扔給他的符紙此刻忽然化為灰燼。

  他有些驚訝地看著這一幕,下意識收了收掌心,什么也沒留下,除了他這一身的傷,還有超出人類速度避開槍擊的速度。

  他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反應了過來,是這張符救了他。

  怎么可能呢。

  他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切,看著姜糖的眼神變了又變。

  姜糖撣了撣衣袖,笑吟吟看著他,“怎么樣,我這陣法還行吧。”

  季昶看著她,沉默不語。

  然而沒有出口嘲諷,已經代表了他的態度。

  她確實有點本事,尤其是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。

  摸了摸完好無損的心口,季昶抿了抿唇,抬步走了出來。

  他剛才以為她真的要殺他。

  那一刻,他心頭只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她果然不是什么好東西。

  他就是死,也要帶著她一起死。

  然而之后才發現,原來她只是要他試一下這張符的效果而已。

  是他誤會她了。

  一時間他的情緒有些復雜。

  但對她改觀,甚至說是對她產生歉疚,這是絕對不可能的。

  她故意沒跟他說,以及忽然開槍,要的就是他這個反應。

  她在看戲。

  掃了眼地上的瓜子皮,他咬了咬牙,心里更氣了。

  剛才他在里面闖關的時候,她就蹲在那里嗑瓜子,弄得狼狽躲閃的他像是個猴一樣,供她觀賞。

  一想到這里,季昶臉都黑了。

  他看向賀忱的方向,忍不住咬牙切齒道:“師兄,你可還真是重色輕友啊。”

  她嗑瓜子他不管,甚至還幫她剝皮。

  她對他開槍他也不管。

  要不是為了測試符紙的效果,他懷疑,他還會去幫姜糖,護著她。

  對于這個懷疑的答案,他是十分堅信的。

  他一定會干出這種事來。

  從沒想到他居然是這樣的人!

  他沒想到的事情還多著呢。

  賀忱很快就帶他見識了下人性的黑暗面。

  他看著他,反過來指控道:“因為你,把這里的陣法都破壞了,還得姜姜重新布置,為了彌補,你把這地上打掃干凈吧。”

  他指著地上的瓜子皮說。

  季昶只覺一口老血差點兒吐出來。

  他說的是人話嗎!

  說他胖他還喘上了是吧,護姜糖沒完了吧。

  偏心!

  他怒氣沖沖地瞪著賀忱,怨氣都快沖破天了。

  他咬牙道:“師兄,你是瞎了嗎?沒看到我這一身的傷嗎?”

  說起這個,賀忱像是才反應過來一樣,好心道:“姜姜這里有止血藥,即時見效,你要不要買一瓶?一百一十萬一瓶。”

  季昶:“……”

  姜糖:“噗嗤——。”

  聽到她的笑聲,季昶像是找到了發泄口一樣,臉色扭曲地朝她看了過來,使勁瞪了她一眼,“你滿意了?”

  姜糖認真點了點頭,“確實是挺滿意的。”

  “別說,你現在的樣子比之前順眼多了。”

  所有的不滿都直接表露了出來,沒有那些隱藏。

  聽到這話,季昶臉上的表情一收,薄唇抿成一條直線,明明還是氣得不行的模樣,卻沒再和姜糖再說什么。

  他才不會讓她繼續看笑話呢。

  他走了出來,拿起笤帚就開始掃了,等掃完之后,又一言不發地離開了。

  今天的事,他記住了!

  還有師兄!

  他今天算是看穿他了!

  重色輕友的小人一個!

  他看上去氣沖沖的,姜糖忍不住問道:“他確定沒事嗎?”

  賀忱搖頭,“放心吧,季昶不是輸不起的人,他對你也心服了,只是口不服,沒說出來而已。”

  姜糖聽了,也渾不在意地擺了擺手,“我不用他心服口服,他只要好好幫我保護二師父就好了。”

  “會的。”

  如賀忱所說,季昶確實是服了,至少在玄學這方面。

  恰巧有手底下的兄弟跑了過來,本來是不想和他說話的,沒辦法,這就是個活閻王,誰見了他都想躲著。

  奈何這會兒也找不到老大,只好來問他了。

  “季昶,現在已經有不下百人盯上我們了,我聽說第一殺手莫一刀也要來,你說,咱們能護得住里面那位嗎?”

  他憂心忡忡地問道。

  和暮云平一樣,他們對莫一刀也是十分畏懼的,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,對莫一刀更多了幾分親近。

  畢竟他也是暮云平名單上的人,所以這么算的話,他們也算是“自家人”了。

  殊不知,不用算是,莫一刀就是的的確確的自家人。

  只是在華國的時候,莫一刀就很少在眾人面前露面,只私底下悄悄見姜糖。

  所以手下人都不知道他和姜糖的關系,王虎知道,但忘了跟季昶說了,季昶也只當他真的是來殺暮云平的。

  畢竟兩人之前也算得上是死敵。

  想著,他漫不經心道:“護不住,就讓他去死好了。”

  他知道賀忱姜糖這么做的目的,是為了引師父出來。

  但是他覺得沒必要繞這么大的彎子,等暮云平死了,給他辦葬禮的時候,師父也肯定會來,這多省事。

  手下人一驚,瞪大眼睛看著他,心里暗暗后悔,他就不該來問他!

  這家伙能說出什么人話來!

  碰了一鼻子灰,手下人急匆匆跑了,還不忘悄悄告訴兄弟們,也看緊季昶,省得到時候他嫌吵,一刀結果了暮云平,把他的尸體扔出去,結束這場爭端。

  他還真能做出這種事情來!

  王虎聽說之后,虎軀一震,他怎么把這活祖宗給忘了!

  他立刻把兄弟們的話轉告給了賀忱和姜糖。

  不成想,姜糖聽了,直接笑了出來,手背在身后,慢悠悠道:“讓他來,正好我這瓜子還沒吃完呢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